首页 >> 内幕披露 >>今日我来说 >> 全能神在台湾花费亿元传教
详细内容

全能神在台湾花费亿元传教

时间:2017-06-21     作者:admin   阅读

blob.png

“主耶稣早已驾着白云重归,他就是末世道成肉身隐秘降临在中国的全能神”。

这是一则近日刊登在台湾《联合报》上的广告。在广告标题的上方,是一幅电闪雷鸣的图片,广告的下方则是一个联络电话,以及“全能神教会”的署名。

如果拨通这个电话,接线员则会要求与致电者私下见面,但无论致电者如何询问,接线员通常都不会告知“全能神教会”的具体所在地。

一方面高调大手笔的刊登广告,一方面私下里秘密发展组织,这就是去年开始肆虐全台的“全能神”在台湾的发展方式。一年多来,“全能神”已经成为台湾基督教界的头号“心腹大患”,吵吵闹闹150年的台湾基督教界因为“全能神”的出现史无前例地团结了起来。

大手笔买广告

2014年初,台湾《今日基督教报》依照惯例,评选出了2013年最具代表性的十大基督教新闻。出乎人们意料的是,排名第一的新闻不是反同性恋、反对堕胎等基督教长年坚持的立场,而是《异端“全能神”在陆港台澳引恐慌,众教会合一站稳脚步》。

对于台湾基督教界,2013年最头疼的事情莫过于“全能神教会”的“异军突起”。从年初开始,在台湾早已蛰伏多年的“东方闪电”突然出现,以“全能神教会”的名义在全台北中南大行其道。不仅渗透进台湾的各个教会,利用各种方式“抢羊”(基督教用语,意为争抢信徒),还大手笔的在台湾、香港和澳门的主流报纸和电视台上买下大篇幅宣传广告。宣传力度之广、投入财力之雄厚,让台湾基督教界猝不及防。

2012年12月21日是传说中玛雅文明预测的世界末日。上世纪90年代发源于大陆河南省的“全能神”以此为由在大陆多地制造恐慌,通过宣称“花钱买平安”等言论进行敛财。2012年11月起,大陆各省公安掀起打击“全能神”浪潮,据公开报道不完全统计,此次严打,大陆共抓获控制相关人员近千名。

正是在此次严打之后,“全能神”开始渗入香港和台湾,2012年12月,香港街头开始出现带有“东方闪电”和“全能神”字样的宣传摊点。2013年1月,台湾销量最大报纸之一的《自由时报》首次出现以“全能神”教会为名义的宣传广告,此后一周,几篇同样的广告连续出现在《自由时报》《联合报》等大报上,广告的末尾“全能神教会”表示愿意免费给基督徒和其他教会送书,留有联系电话,但没有联络地址和负责人的姓名。

“全能神”广告的出现让林俊翰吓了一跳,从小生长在教会的他还从未见过台湾有哪家教会曾如此大手笔的在报纸上包下一个版做广告。在仔细研究了广告内容之后,林俊翰初步断定这就是早先在台湾曾经出现过的“东方闪电”,只是改换了一个名字而已。

“他们做这么大的一版广告,肯定花了大价钱,但是只留下电话,不留联系人和地址,这是很奇怪的事”,林俊翰对《凤凰周刊》记者说,“如果我想向你介绍我的教会,我肯定会把我教会的地址、教会负责人的姓名告诉你,没什么不敢公开的,像‘全能神’这种花了钱还不敢暴露姓名的,肯定是不敢在阳光下行事的人。”

阔气、排场大,这是“全能神教”给台湾民众留下的第一印象。从第一个广告出现至今,“全能神”已经在台湾各大报纸上持续打了一年半的广告,半版、整版甚至两个版的广告都有。在媒体竞争激烈,整体广告运营都不太景气的台湾,这种情况实属非常罕见。就连民进党这个台湾最大的在野党,2012年选前也只在《自由时报》买过半个版的广告而已。

“全能神”到底在台湾砸了多少钱,目前没有任何机构能给出具体数据。对此,台湾某基督教研究机构负责人罗也松给《凤凰周刊》算了一笔账:“《自由时报》是台湾最难搞定的报纸,也是广告费最贵的报纸,一个版的广告至少要90万新台币,《联合报》的比较便宜些。‘全能神教会’几乎每个礼拜都得有几个版的广告,去年八九月是他们最猖狂的时候,最多甚至一天两个版。按最保守的算法,‘全能神’在台湾一年的广告投入至少有一亿新台币(2000万人民币以上)”。

而根据本港媒体之前的报道,2012年底“全能神”赴港时,所携带的从大陆信徒手中搜刮的资金至少有1.2亿人民币。在台湾宣传所花掉的1亿新台币,只能算是这1.2亿人民币的零头。

虽然在广告上至少有一亿新台币投入,“全能神”却几乎从来没有公开自己的联系人和地址。如果按照报纸广告电话打过去索要书籍和咨询,接电话的人通常会要求和致电者私下联系。据台湾媒体报道,“全能神”在台宣传的早期,接电话的人员都持明显的大陆口音。一段时间之后,“全能神教会”的接线员已经变成了持台湾口音的人。有牧师在台湾报纸上撰文称,早期还能以接线员口音来分辨某些教会是不是被“全能神”“占领”了,后来这一招也不灵了。

目前在台湾唯一能确定的“全能神教会”实体所在地是位于桃园县国华街二号的“新歌教会”。据罗也松介绍,“新歌教会”注册于2011年8月,是当时名为“东方闪电”教在台湾“借壳上市”的壳。“东方闪电”行事极为低调,不仅注册教会时改换名称,在注册地的选择也颇为讲究:桃园“新歌教会”并没有注册在台湾“内政部”,而是以地方教会的名义注册在了桃园县政府,这让外界调查起来更为困难。


“但我们能够确认‘新歌教会’就是‘东方闪电’,也就是后来泛滥的‘全能神’”,罗也松说,“第一,在‘新歌教会’的所在地,我们经常看到他们的人员出入;第二,不管‘东方闪电’后来改名为‘全能神’还是‘新歌教会’,他们的出版物和宣传册上的闪电标志是从来没变过的;第三,他们出版的书籍我们也进行了严格的比对,虽然书名经常改变,但是内容往往都是一样的,而且和大陆‘全能神’散发的小册子内容几乎百分百一致。所以我们断定‘新歌教会’就是大陆来的‘全能神’。”

除以上三点外,从在台湾出版的“全能神”系列的书刊名称中,也能判断“全能神”的出生地:《关于传福音工作的原则》《关于教会工作的交通讲道与教会工作安排历年汇编》《三步作工纪实精选》《基督与教会工人的座谈纪要》等书名便带有浓重的大陆风格。目前,“全能神教会”已经以“新歌教会”为名取得ISBN书号,出版了十本书,且在台湾各大书店都有上架。罗也松担心,这些具有国际书号的合法出版物很有可能由台湾再回流到香港甚至大陆。


暗地里搞组织

如“新歌教会”般被“全能神”渗透甚至彻底掌握的教会并非一家,桃园、中坜等地已经有一些小教会“沦陷”。而更多的教会组织正在面临“全能神”的渗透,台湾基督教论坛基金会旗下的《基督教论坛报》去年就曾发表名为《辨别异端“东方闪电”进入南台湾》的报道,文章称“东方闪电”的势力已经进入南台湾,深入到教会、夜市、百货公司等地方接触人群。

同样无法统计“全能神”在台湾到底发展了多少人,到底有多少组织。由于行事低调、组织秘密,又擅长以现有教会为目标“抢羊”,让台湾各个教会既紧张又不知所措,“一开始,‘全能神’的信众表现的和一般信众没什么两样,教会很难分辨。”林俊翰称。而罗也松认为,“全能神”大张旗鼓的做广告,但私下里偷偷摸摸的“传道”,根本目的不在“传道”,而是在“发展组织”。

在台湾最早传播“全能神”的信徒大多是嫁来台湾生活,或是假结婚、真打工的陆配。这些陆配或因为思乡、或因为生活不如意需要得到精神支持,“全能神”便以此为突破点对陆配进行思乡和生活上的控制。在已知的“全能神”发展组织的案例中,以及早期街头传播“全能神”的摊位中的人员多以陆配居多。

早在2011年,便有一余姓陆配加入台北某教会,在白天妈妈小组学习《圣经》。混熟之后便以种菜、收菜为由陆续邀请其教友去她家做客。在做客过程中,余姓妇人向教友介绍“我认识一位来自香港的牧师,很会讲《圣经》,我们在大陆便是听他在讲经”。结果该牧师在余姓妇人家中讲经时不仅讲的全是“全能神”的内容,事后该妇人和牧师还警告这些教友不可以告知其小组长,“免得他们因不懂真理而反对你”。

台北该教会得知此事后,曾和该余姓妇人深谈,劝其放弃“全能神”信仰,但余姓妇人最终没有放弃“全能神”信仰,理由是“离开他们,我的生活就没有了办法”。

罗也松得知此事之后感慨道:和“全能神”的斗争会是非常艰难的,没想到“全能神”不仅控制他们的思想,还要控制他们的生活,让他们离开了组织之后就没法生活下去。

最终,该名余姓陆配并没有回到该教会,而是留在了“全能神”的组织中,而该名陆配的丈夫最终因“无法面对教会里异样的眼神”,离开此教会,加入了“全能神”的组织。

据“全能神”出版物《关于传福音工作的原则》一书称,“全能神”信徒传播福音要进行名为“摸底铺路”的四个步骤:一是摸底细,利用参加基督教家庭聚会点的活动了解情况;二是拉关系,寻找共同语言;三是转观念,设法改变对方的信仰;四是作见证,介绍“全能神”的“神迹”。

书中还称,在“摸底铺路”的过程中,“如果有教徒在聚会中流泪的,要比他们哭得更凶;如果有教徒在聚会中大声呼求主名的,要比他们呼喊的更大声。”

台湾基督教界对“全能神”的“摸底铺路”工作比较头疼,因为“全能神”教徒“摸底铺路”的方式各式各样,且潜伏期很长,很难辨别。

据台北某教会负责人许可天向记者介绍,规模越小的、资金实力越差的教会越容易被“全能神”盯上。在某小教会,有“全能神”信徒潜伏超过三个月,最终和牧师达成协议:“全能神”教徒用自己的书籍带领平日的小组学习,而牧师负责周日的讲道,二者互不干预。如果牧师同意,“全能神”教徒将许诺带领更多的人加入教会,也会给教会更多的奉献(基督徒对给教会捐款的称呼)。而等到“全能神”信徒逐渐占据教会多数时,教会就被“全能神”占据。

而在台湾另一个教会,“全能神”信众直接以介绍婚姻的方式对神职人员进行拉拢并且成功,结果这位神职人员也成为了“全能神”的一员。而在香港某教会,也有一名女牧师被“全能神”策反变节,以“无间道”的方式拉拢多名教友加入“全能神”,最终被教会开除。

对此,许可天表示,“全能神”最喜欢找两种人下手,一是对《圣经》不熟悉的人,二是不满教会的人。

“如果有基督徒对《圣经》不够熟悉,他们就以带领读经的方式对基督徒进行陪伴和引导,信众也不会注意,牧师也不会警惕,结果时间一长,读着读着就引导到‘全能神’那边去了。如果是对教会不满的基督徒,他们也会利用挑拨离间等方式骗取信任,最终把他带到‘全能神’那边去。”

实际上,如果是对《圣经》比较了解,或者基督教理论知识扎实的信众,是很难被“全能神”“偷羊”的,虽然“全能神”以基督教为幌子,但是其教义和基督教有着重大差别。“全能神教会”认为,基督教所信仰的“三位一体”的神并不存在,《圣经》所讲的东西早已过时,神在世间已经有了新的工作。

在2014年6月3日《联合报》的广告中,“全能神教会”称“主耶稣早已驾着白云重归,他就是末世道成肉身隐秘降临在中国的全能神”,“全能神开展了审判从神家起首的新工作,开辟了国度时代,发表了拯救人类、成全人类的一切真理,在中国作成了一班得胜者。如今,神在中国秘密降临的工作已经大功告成,即将向万国万民公开显现。”


“全能神”在台湾以教会为主要渗透目标和“全能神开展了审判从神家起首的新工作”的“最高指示”有关,更大一部分的原因和“全能神”本身就是打着基督教的幌子有关。在“潜伏”期间,“全能神教徒”表现得和正常的基督徒一样,很难认清。但一旦“摸底铺路”工作完成,“全能神”教徒便开始向基督徒宣称其教义,这时熟悉《圣经》或者坚定的基督徒很容易辨认出这是“全能神”的宣教,而不熟悉《圣经》的信徒则很容易误入歧途。

“对于不熟悉《圣经》的人,他们先以带你读经的方式获取你的信任,然后告诉你《圣经》只是一本过时的教科书,你还需要更多的参考书。而这时他们拿出的参考书就是‘全能神’出版的那些书”。


基督教大团结

2013年2月25日,台湾基督教多达56个主要宗派、教会、神学院、机构和媒体单位聚集在台北灵粮堂召开联合会议,针对全能神教的异端教义和种种行为,共同拟定声明。随后,台湾基督教界联合在台湾六大报斥资购买广告,提醒信众注意异端“全能神”在台湾的发展。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基督教这么团结过”,林俊翰表示,“我甚至查阅了我出生前的历史,至少能够断定,1949年以来,这是台湾基督教最大的一次团结。”

事实上,这是台湾基督教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团结,自基督教传入台湾150年来,台湾已经形成了大大小小近百个基督教流派,这些流派之间或多或少也存在对《圣经》的不同理解,之间的辩论从未停止,甚至有时也互称“异端”,但是面对“全能神”的“侵门踏户”,台湾基督教各个流派终于站到一起。

此次基督教大团结中,有牧师表示,虽然“全能神”事件对教会来说是一场危机,但这次众教会不分教派联合在一起征战,是很好的现象。他以“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来表达他对这一事件的看法,他认为,这一事件不仅让台湾教会,而是各地华人教会都一起并肩作战。

面对着基督教界的团结,“全能神教会”也明显感觉到了威胁,就在台湾基督教界发表联合声明之后,“全能神教会”明显加大了刊登广告的力度和频率,两个版规模的广告数次出现,甚至不惜提前占据版面,防止基督教界刊登声明。罗也松回忆到,“我们刊登声明的那天,报社就支支吾吾的称那天不方便,能不能改天。我们追问原因,报社的回答是:我们已经把版面卖给‘全能神’了”。

面对“全能神”的反扑,基督教界举办了多场针对“全能神”的研讨会,请来大陆和国际上的牧师进行两岸和国际的合作。2013年8月12日,台湾基督教界举办了“国际反邪辩证”座谈会,不仅邀请到了美国基督教研究院的负责人进行演讲,还在演讲题目“邪教、普世宗教和你”之后,用明显的字体特别标注:“本活动专门针对‘全能神教会’至今仍在台湾刊登宣传广告的论证。”

而在2013年9月,台北某教堂专门请到广州某基督教的主任牧师,分享自己教会的会友被邪教绑架、教会内出现邪教卧底时的处理情况。

在教会的日常运作中,台湾各教会加强了对陌生人和新信徒的注意,也加强了之间的沟通,如果发现有异常的人,各教会之间会互通有无。“我们教会就收到过几次可疑人士的照片,但那段时间台湾《个人资料保护法》刚刚通过,在不确定他们是异端人士之前,我们也不好公开把他们的照片打印下来贴在墙上,只能自己注意一下了。”林俊翰表示。

在基督教界的联合反击之下,从去年冬天起,“全能神”在台湾的广告攻势有所减退。这也让台湾基督教界看到一点希望。但是随着台湾反服贸运动的兴起,今年5月13日起,“全能神”新一波的广告攻势再度来袭。至6月初,短短20天时间,“全能神”在台湾各大报刊登了近40次广告。山东招远惨案发生后,“全能神”更是逆向操作,不仅没有低调行事,发广告的密度反而更加密集。

“今年5月以来,‘全能神’的广告发生了一些变化,去年的广告以理论为主,用大篇幅宣传他的教义。但是今年以来,‘全能神’的广告以见证为主,主要宣传的是他们在大陆如何被公安机关打击”,罗也松说,“他们新的广告上登了很多所谓信徒被大陆公安殴打的照片,但这些照片很可能是假的,原因很明显:如果殴打是真的,那么这照片是谁拍的呢?”


“不过他们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罗也松补充道,“反服贸运动发生之后,台湾民众的‘反中’情结再度被点燃,他们就是看清了这一点,才改变了宣传策略。当然,我们判断‘全能神’也可能撤换了在台的负责人,因为去年的宣传攻势失败了”。

面对“全能神”新的宣传攻势和宣传策略,台湾基督教界下一步希望能够和大陆方面进行合作,共同建立预警机制和信息沟通的平台。林俊翰认为,“‘全能神’给台湾某些教会敲了警钟,如果教会不重视信徒,对信徒关心不够的话,‘全能神’很容易趁虚而入”。而罗也松也表示,对抗“全能神”,除了两岸联手之外,最重要的工作还是教会自身的传道。事实证明,越了解《圣经》的信徒越不容易被“全能神”拉走,“真钞摸得久了,假钞一摸就摸出来了。”


台湾:邪教垃圾场?

相关宗教界站在第一线保护信众,而政府和警方则站在第二线,是台湾面对此类现象时的惯用做法。目前和“全能神”进行属灵争夺战的主力军还是团结起来的基督教界,台湾政府和警方并没有和他们统一战线。但在山东招远凶杀案爆发后,台湾官方也发出声明称,如果“全能神”在台湾做出同样事件,绝对会“依法严惩,决不轻饶”。

近年来,打着基督教和佛教名目的各色教派在台湾频繁出现,其中不少都是从中国大陆和周边国家移居台湾。对此,甚至有不少台湾宗教人士笑称,台湾是“邪教垃圾场”。究其原因,罗也松认为,一方面台湾有着几近于“完全自由”的社会环境,不管是正教还是邪教,在台湾落地都不会遇到政策的阻碍,另一方面台湾民众心地善良,更容易被这些邪教盯上。“无论是汶川地震还是日本海啸,台湾民众的捐款都非常可观,可见台湾民众的善良。招远事件之后,‘全能神’不仅不低调行事,反而高调的登广告,控诉自己在大陆被打压,大打悲情牌,其实也是为了博取善良的台湾人民的同情”。

政策环境宽松,官方对邪教的发展也持“不出事就不出手”的消极立场,对抗邪教发展的任务自然也就落在了普世宗教的身上。事实上,在台湾历次对抗邪教的过程中,起到主力军作用的都是正统宗教或者普世宗教。而恰恰因为如此,台湾的宗教界同时呈现出了两种看起来有些矛盾的特性:一方面,由于环境自由,台湾本地成为了诸多邪教和宗教诈骗集团的“乐土”,成为“邪教垃圾场”;另一方面,由于普世宗教和正统宗教的发达,台湾宗教界又有着极强的自净能力,不用政府出手,邪教的发展也能被限制在可控的范围内。

而且,台湾宗教界已经达成“自己事情自己做”的不成文默契,打着基督教旗号的异端由基督教团体负责对抗,而打着佛教旗号的邪教则由佛教团体进行抵制。一位台湾基督教牧师向《凤凰周刊》记者表示,“如果‘全能神’不打着基督教旗号,不抢基督教信徒,而是叫‘全能功’,或者‘全能佛’,那我们也是不会去管的。”

本刊记者曾专门致电在台湾的“全能神”教会,接线员的标准国语让记者无法分辨其是大陆口音还是台湾口音。记者留下采访问题,询问“全能神”教会如何回应台湾基督教界的联合声明以及山东招远麦当劳事件。“全能神”教会人员表示需要时间准备,但承诺回复。

当《凤凰周刊》记者约定时间再次拨通“全能神”教会电话时,对方接线员改口称无人有权代表教会进行回应,但愿意提供一些微博资料供记者查询。不过截止本刊发稿时止,仍未收到“全能神”提供的任何资讯。

早在上世纪末,打着基督教旗号的邪教摄理教便由韩国传入台湾,当时台湾基督教界便向信徒发出警示,不要随便轻信异端。而直至该教人员性侵台湾女性之后,才被台湾官方起诉。

同样,打着佛教幌子在台湾发展组织的邪教也经常遭到台湾佛教团体的抵制。在台湾街头,经常能够看到佛教界人士向往来市民、游客发放小册子,提醒远离藏传佛教。藏传佛教于上世纪40年代传入台湾,并在80年代时发扬光大,红极一时。但由于距今年代久远,加之藏传佛教本身的神秘性,使不少以藏传佛教为名的邪教和诈骗团伙在台湾落地,藏传佛教在台湾佛教界因此背上恶名,而数起真假活佛在台湾性侵女信众的案例更是让台湾佛教界害怕藏传佛教有骗色之嫌。在台北、新北等地,台湾佛教团体还租借城市大型霓虹灯和广告牌,刊登巨幅广告,提醒民众远离“骗钱骗色”的“藏传佛教”。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