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门户新闻 >> 网站评论员文章:到底谁是难民?
网站评论员文章:到底谁是难民?
时间:2018-11-18   作者:adm-kr 【原创】   

1542548211113151.png

(图为 记者正在采访受害者家庭抗议韩国全能神活动)


在我网站积极踊跃的组织受害者家属赴韩寻亲以来,不断的有受害者家属向我网站提供全能神邪教发展的资料,全能神邪教不择手段的蛊惑有能力的年轻信徒前往韩国传教,实际上是跟正在进行所谓的101影视视频制作的项目。他们意图在短时间内制作大量的含有CAG教义暗示的视频向全世界宣传,大部分在中国传播,目的是让更多的人加入全能神教。

在全能神教制作的视频中伪装成公安人员对信徒实施暴行。他们在公安当局的调查表现宗教压迫。对山东招远528案件全盘否认,意图洗白身份。

来自我网站踊跃参与报名的一名受害者家属从2015年开始属于第一批赴韩寻亲的成员,也是前往韩国寻亲家属中资历最老的一位。然而他的家庭成员自从加入了全能神邪教组织并前往韩国之后,杳无音信。经过多方努力,始终没有机会让他的家人返回中国,并在已经过世的老母亲的葬礼中留下了永久的遗憾。其实他的儿子也是受害者,为此CBS的记者报道了他们的故事是希望能够为他们未成年的孩子争取更多的儿童权利,因为这符合国际人道主义精神以及对基本人权的尊重。

CBS在采访中描述,在中国,采访全能神邪教受害者是在相对隐蔽的环境中进行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受害者家属免遭全能神邪教的人身攻击和生命安全报复。在采访唐山的一位受害者案例中,记者了解对了解全能神邪教背后的残暴经历深感震惊。全能神邪教组织在中国的传教除了人身安全和暴力威胁以外,还有巨额的奉献和诱骗式的失踪,很多人因此杳无音信、生死未卜。据知情人士做的调查和分析,中国被强制或者诱骗加入全能神邪教组织中的成员大约有数百万人,这些人分工明确、等级森严,长期生活在隐蔽的集体生活中,只要有人加入,就很难全身退出教会。现在异端又暴露一个特性,好像在讲圣经,把圣经以外的东西都说成自己的话,结果提高了圣经以外的东西,他们围绕圣经制作了自己的教义《话在肉身显现》,并在教会内部推行十条诫命,按照十诫命所有财产都要交给神,就是这样。

他们相信道成肉身的女基督,这个人就是全能神邪教中比较重要的人物杨向彬,她是教主赵维山包装出来的傀儡,但是数年来却一直被教会成员标榜为信仰的偶像。教义指出,一个人在他生命临终时,还没有把自己的全部奉献给神,这是信神最大的悲哀。这就是更多人为了得到邪教中女基督的救赎而奉献全部财产的原因。他们很神秘为了成员不能背叛组织要求每一个信徒写下毒恶誓言保证书,保证书的内容是为了迎接世界末日,全身侍奉,坚持参加聚会并学会教义,为了保佑平安、甚至是为了家庭的平安,他们不被允许脱离组织,否则要受到神最严厉的惩罚。虽然说这是为了救赎加入教会,但是这是精神和道德绑架,显然更加恐怖。

全能神有自己的护法队,专门对脱教者及其家庭成员就行生命安全的报复,以暴力手段危害社会,如果有不忠者轻者逐出教会,重者要被暴力残害致死。很多的全能神邪教受害者因此都很忌惮。

因此记者在采访中,特意走访了赵维山的家乡对全能神创教及发展历程做了详细的了解。全能神邪教组织在528案件中刻意在回避责任,企图以洗白身份逃脱528案件给教会带来的恶劣影响。然而暴力中视频男子和施暴女子及其成员的身份被确认,他们信仰全能神,而且是家庭式信仰。

我们网站的活动在韩国寻亲过程中受到了韩国多家主流媒体的强烈关注,包括KBS、CBS、CTS、Goodnews、济州新闻、首尔新闻、宗教与真理、现代宗教在内的多家主流媒体的强烈关注。媒体针对全能神教会在韩国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根据CBS的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他们利用韩国济州岛对中国旅客免签政策悄悄潜入韩国济州岛,来自中国的全能神教信徒们大部分没有签证,来到入境可能的济州岛申请难民。为了能够延长滞留期,他们编造各种被迫害的理由,参加长达的数年的虚假难民诉讼,然而这是一场昂贵的金钱游戏,因为律师费就是一场不小的开支。

来自中国朝鲜族的一位年迈的老母亲用韩语向记者哭诉,她的女儿并不是自愿来到韩国的,她被裹挟和诱骗。他们的合法身份证件被统一保管,他们没有单独外出的机会。这是长期的封闭式的集体生活。生活条件艰苦,失踪第6年没有一次和家人的联系。尽管如此,她的女儿在韩国教会俨然已经成为一名实际的负责人。

到底谁是难民?在这里受害者家属提出了质疑,这是中国的邪教恶意使用韩国难民法逃避法律责任和传教活动,因此长期在韩国滞留。2013年韩国是亚洲第一个实施难民法的国家,根据的韩国的法律规定,首先无签证来到济州可以长期滞留,对于难民不认可判定的行政审判或行政诉讼进行中的情况,直到程序结束为止可以滞留在韩国。大部分提起行政诉讼在这之前都有异议,申请行政诉讼的案件停留在大法院审理阶段,如果再次败诉且没有合适的上诉理由将会被采取强制的出境措施。时间大约需要3-5年。相对来说全能神教会内部有着非常成熟的运作机制,有专门的人员负责解决他们身份的问题。

根据国际法规定:作为附着原籍国权利和义务的人显然不符合联合国难民地位公约所规定的难民申请条件。虚假诉讼在法律意义上违反了联合国人道主义援助精神和关于难民地位公约的法律。

今年6月1日,韩国法务部加大对游客滞留济州岛申请难民的政策管控力度,但是他们仍然可以花费一些钱从港口进入陆地,这些都是司法掮客在操作。现在滞留在韩国的中国全能神教信徒推算大概有2000多人。他们在首尔,大田,江原道横城,忠北报恩等地隐蔽的集体生活。他们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渗透到韩国,这引起了韩国民众的恐慌。而通过虚假诉讼进入韩国传教的全能神信徒从2013年开始截止到2017年,增长了几十倍。这一惊人的数字引起了韩国官方的关注。韩国政府于今年年初在开始了对难民制度的修缮,但是这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就在这次赴韩寻亲期间,受害者家属也向韩国青瓦台递交了请愿书,以此希望总统能够解决全能神危害家庭、并在韩国恶意利用难民制度非法滞留的问题。青瓦台和法务部给予了高度关注。

不论国家、社会在关注全能神危害家庭、恶意滥用法律制度参与虚假诉讼延长滞留时间加速传教,还是新闻媒体以社会舆论角度监督政府的执行力以及更多关注全能神邪教受害家庭的社会力量,真正能够让信徒回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然而让受害者家属失望而归,才是邪教留给他们最深的疼痛。请不要流眼泪,我们一直在和社会各反邪教团体在努力,我们相信迟到的正义,相信未来能够回家的亲人。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