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门户新闻 >> 中国末日论团体信徒来韩国从事农业生产的缘由--全能神教事件的真相
中国末日论团体信徒来韩国从事农业生产的缘由--全能神教事件的真相
时间:2020-05-18   作者:adm-韩国 【转载】   来自于:宗教与真理   阅读

中国末日论团体信徒来韩国从事农业生产

在韩国拥有数百亿资产的土地、大楼的主人声称他们是难民


image.png

图一:忠北报恩地区正从事农业生产的全能神教的信徒们

 

最近,又在江原道横城和忠北报恩地区购买了数万平的农田,他们是时间末日论团体的信徒们。教主在美国,只有信徒们在韩国,大多数是20-30岁的年轻信徒,他们购买了青少年修炼院的大楼进行集体住宿,和周边的邻居没有任何交流,过着隐居的生活。


image.png

图二:忠北报恩地区全能神教信徒的集体宿舍

 

信仰1973年出生自称女再立主的时间末日论团体

团体名字:全能神教(全能神上帝教会,东方闪电,得胜教会……)

信仰的对象:1973年生的杨向彬和她的丈夫赵维山(1951年生)

--他们伪造护照已逃到美国。

内容:以再立耶稣的灵降临到中国的杨向彬身上,以女再立主的身份进行统治,主张时间末日论,在社会上引起争议,被认定为邪教。

 

受害家庭-----声称强制离家出走,强制伪装难民!

image.png

图三:全能神教团体购买的农田地

全能神教信徒中,通过免签来到韩国申请假难民的这些信徒们在中国都是平凡的公司职  员、幼儿园教师、大学毕业后待就业的学生、吃奶婴儿的家庭主妇等,这样的一些人,他们都是抛弃了家庭来到韩国的。

准就业大学生20来岁的女青年的妈妈提出了自己的女儿对韩国的难民法一无所知好像是被强迫离家出走,被强迫进行难民申请的问题。有个父亲,他的弟弟抛弃了家人去了韩国,留下了自己的家人,弟弟家人、父母等,他自己一个人带着10多口的家人生活。有个妇女的丈夫,在需要详细准确填写的难民申请资料上没有填写在中国有个3岁的儿子,还隐瞒有姐姐等家庭关系,也没有明确地填写职业,即使这样,申请资料也被接收,申请后只3天就从济州岛来到了首尔。


image.png

图四:全能神教信徒们的农机械—耕耘机,拖拉机等

 

除此之外,有抛弃了吃奶的孩子来韩国的妇女,有说去韩国研修之后就回去的人,有说来韩国挣钱的人,有说来1年就回去的人……这些人都进行了假难民申请。现在又不是战争的环境,他们又没有因为宗教矛盾受到压迫的证据,他们只是普通民众。在潜入采访中与笔者见过面的人中, 又谎称受到迫害的,也有捏造事实上传到网络散布谎言的。

但是,韩国政府对这些被抛弃的中国家属关于是否认定为难民没有一点疑问,接收了难民申请,他们就那样从济州岛来到了首尔,没有任何处罚地生活。

图五、养牛场

另外,从2013年到现在,与中国的家庭没有任何联系,在韩国也是无法掌握他们在哪个地方,虽然他们大部分的难民行政诉讼已经结束,但仍然滞留在韩国。

 

中国20-30岁的年轻人来韩国从事农业生产

声称自己是难民的这些人假冒信徒的名字在全国花费数百亿资产购买土地,农田,果园,畜牧场等,以市价的10倍价格购买农村的农田和畜牧场。

image.png

图五. 从事农业生产的信徒

自称为难民这样做也可以吗?

扰乱了农村房地产的价格,他们购买的江原道横城和忠北报恩郡地区的农田就超过了15万平,设立了农业法人(贾那安(音译)等很多法人)。

他们准备建立公司,让在中国的其他人使用就业签证的渠道来韩国。

不到30家的农村村庄某一天突然大量地涌进来了没有职业,语言不通的陌生的外地人进行集体生活,谁会欢迎呢?他们在那里动用了大量的财力扰乱了当地的房地产市场。

村民中谁要购买土地使用的话,他们就会在村民中挑拨离间,弄得人心惶惶,到了晚上,他们在空中使用无人机,有种被监视的感觉。他们一拥而入,增加了村民们的不安,治安也变不稳定了。

image.png

图六、全能神教团体的农作物---苹果园,玉米地,茄子地,土豆地,大豆地等

image.png

图七、 正在做农活的20岁年轻人

 

最重要的是没有任何迁入申请就进来生活

况且他们是主张时间末日论的邪教信徒们,如果一时冲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事。

他们是中国20-30来岁的年轻人来到韩国,不给人工费和劳务费,进行农耕生产的团体。他们的父母都不知道这样的实际情况。

       会给社会带来致命的打击

全能神教让信徒们写家庭关系断绝书这样的绝书,是反社会的,非伦理性的邪教。

制定宗教纲领,夺取信徒们的财产,榨取劳动力。敌视和憎恶已有教会,破坏已有教会的公信力,使很多的信徒增加了对宗教的不信任感,诱导信徒的末日意识,宿命,命运,导致信徒们的思考力和生活能力下降。

让信徒们团体隐居在那里的野山,强迫他们过着地下阴暗(见不得世面)的生活

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他们无疑都成了致命的打击,想想从他们中产生的危害,应该严肃地认识到他们是社会毒瘤。

如果沉迷于这种宗教,就只能过着一小部分人的与社会隔绝的生活,微笑着去看外面的世界,分享着只有自己这群人的孤立的自由和秘密的幸福。这种秘密的社会一定有他们自己不能公开的问题,因此,这个秘密组织与外界断绝来往,沉浸在他们的世界过着特殊的奇怪的生活。


image.png

图八、忠北报恩郡集体宿舍前,全能神教20来岁的信徒们

 

失去家庭的中国的离散家人们多次请求韩国政府给予帮助却没有答复。政府如果想帮助难民,就应该成为联合国难民署的后援,有帮助他们的方法,为什么执意接收假难民,伪装难民,用破坏家庭的教义破坏许多家庭的邪教不违背宗教形态吗?

把在国内已经失去滞留资格的这些人尽快地送回他们的家庭过上正常的生活不是很妥当的吗?

 

付费翻译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